从湖涝围子中开辟的福元路,竟有这么多“牛气”单位!
专栏:长沙记忆
发布日期:2023-05-16
阅读量:1686
作者:城小忆
收藏:
长沙市开福区的福元路,是一条年轻的幸福源泉之路。之所以说它年轻是因为和那些市区的百年老街、千年古巷相比,其历史年头是无可相比的,因为它今年还不到二十岁。

图文/陈树森


长沙市开福区的福元路,是一条年轻的幸福源泉之路。之所以说它年轻是因为和那些市区的百年老街、千年古巷相比,其历史年头是无可相比的,因为它今年还不到二十岁。


开福区福元路东起星沙博览路(现锦绣路),西至芙蓉北路的马厂,全长7.1公里,双向六车道,路幅宽达46米。



图片
从湖涝围子中开辟出的新世纪大道

2001年,长沙市城市整体规划修编中,这条路还是停留在纸上的一条规划路,它横穿长沙市洪山管理局,是开福区连接长沙市经开区、星沙开发区的大动脉,竣工通车后,长沙县政府开车到开福区政府只需九分钟。因为规划时为2001年,正逢新千年,新世纪伊始,故定名为新世纪大道,更名为福元路则是后来的事了。


新世纪大道还有一新,那就是这条路不依赖于任何一条老道路拓展成型修建,是在当年综合农场的湖涝围子和山林田土之间新开辟出来的一条大道。1998年版的市区交通图,这条大道还隐匿于鱼池、围涝、山坡、林田之中,2004年的市区图也才标出规划路线。然而,短短的两年时间,7.1公里长的大道便从蓝图上走进现实中。

 

图片

长沙市1998年版交通图(四木供图)

图片

长沙市2004年版交通图(四木供图)


当年新世纪大道的修建,对增强长沙与长江经济开发带上的岳阳、湘潭及株洲等城市的联系,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它进一步完善了该区域的道路网络骨架,缓解了319国道的交通压力,密切了星沙与长沙市区的联系,在社会效益上,对道路沿线景观有了很大的改善,对树立北长沙品牌具有积极的作用;在经济效益上,对促进道路两厢的开发有着重要的意义,因此后来更名为福元路也是寓意美好。


图片

福元西路(四木供图)

图片

福元西路万国城(四木供图)


记忆中,最早到福元路西端落户的楼盘为珠江花城,它位于芙蓉北路与福元路交汇处,占地八百余亩,是长沙首席精装修大楼盘,也是距离市中心最近的大型生态文化住宅区。


紧随其后,挨着珠江花城的楼盘是万国城。过万国城的双河北路路口约三百米处的对面是海棠小区,这是一片多层住宅的安置小区,当年综合农场的大量拆迁户因福元路的建设拆迁让地,都被安置在这片小区。


这片小区的东面是长沙到湘阴的出城路口,叫长阴路。新修的福元路横跨长阴路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往南是工程兵大道。


图片

扩建后的史家坡学校(四木供图)



图片
百年名校——史家坡小学

十字路口的东南角是一座百年名校——史家坡小学。该校创办于1917年,占地十余亩前身为当地的李家祠堂小学,解放后由乡政府组织兴建为公办小学,方便当地百姓子弟就近入学。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为国营综合农场文教党总支驻地,1992年改为长沙市国营综合农场中心小学,后更名为史家坡小学,先后有齐白石先生的关门弟子谭济夫、省作协一级作家李渔村等在校任教


史家坡小学2003年挂牌为长沙市现代教育技术实验学校,2006年挂牌为开福区规范化学校。2019年因生源大幅增加,史家坡学校拟修建总体规划为69个班的中小学校,并在原址扩建,扩建后的史家坡学校已竣工投入使用。



图片
首批全国三级甲等医院——解放军163医院

在这个十字路口的东北角的山坡上,是一家长沙县的企业,即长沙石英砂厂。该厂成立于1958年,生产的石英砂是广泛用于冶金窑炉的炉衬耐火材料,它能提高炉龄,节能降耗,性能稳定,深受冶金铸造行业的青睐,在当年的长沙县也算是一个龙头企业,具有一定的生产规模。


进入八十年代中后期,受政策的限制和市场经济的冲击,这样的矿石粉尘行业注定是难以生存的,2000年工厂改头换面成了一家外资企业。现在的名称为“长沙环宇石英砂有限公司”。


十字路口往南沿当年的工程兵大道(现在的双河路)约一公里多的地方当年只有两个大单位,一是长沙有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63医院,二是湖南省建六公司预制场


163医院创建于1940年,占地四百多亩,拥有床位1000张,开设临床医技科室35个,设置专业42个。医院又是湖南师范大学的第二附属医院,是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为一体的军队综合性医院,并于1996年被首批评定为全国三级甲等医院,现为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二一医院。



图片
长沙市第一垃圾中转场

福元路一路向东,当年的东二环还未拉通,但在东二环与福元路相交的十字路口西南角上的洪山家园,是由湖南凯诚置业公司开发的楼盘,也是福元路上开发较早的楼盘,现在已是一个十分热闹而成熟的小区了。十字路口的东北角上有长沙市第一垃圾中转场和垃圾处理科研中心,每天可处理垃圾4000吨。因工作的原因,我曾进入垃圾中转场和垃圾处理科研中心一看究竟。


偌大的长沙市,每天所产生的生活垃圾,成百上千吨都在集中在这里处理中转。但生活垃圾中有不少是可以再生回收利用的,如塑料、玻璃、金属、木材、废纸等,特别是塑料,全社会都需要大规模、最大限度地回收利用,而且刻不容缓,因为深埋于地下,百年不可降解,污染环境,祸害子孙。


垃圾处理中心的生产工艺也很简单,垃圾车运来的垃圾倾倒于输送带上,多名员工便守候在旁分拣那些可利用物资。十多年前科技水平不高,分拣多为人工,但确实是一项变废为宝,利国利民的事业。


我在废旧塑料回收车间看到的场景是这样的:各种废旧塑料从垃圾中分拣出来后,经清洗进入高温炉熔解后,其溶液经一个筛状孔板挤压成小手指粗的条状塑料棒,再经水槽冷却固化后,便可加工成塑料颗粒又可源源不断地成为塑料制品行业的原料,废旧塑料在这个垃圾中心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再循环。


看到这一过程,让我感叹不已,地球资源有限,政府倡导的垃圾分类,利国利民,变废为宝,每个家庭所产生的的垃圾,分类倾倒乃举手之劳,一旦形成全民的自觉行动,可节省多少时间和资源财富呀!


生活垃圾中各种可回收的物资经分类拣出后,剩下的垃圾挤压出水分后再成型打包装车,经全封闭的大型货柜车运到长沙城北的望城区桥驿镇黑麋峰下的长沙市垃圾填埋场,作永久性深埋处理。



图片
暗升明降的长沙大学

福元路过东二环十字路口350米处是长沙大学的附属中学。长大附中原为长沙市第二十五中学,大门位置原在临浏阳河的洪青路后来改为工程兵大道,现名为双河路


二十五中始建于1963年,先后由始建地暮云市搬迁至望城区高塘岭、荷花池、洪山庙,毗邻长沙大学。2008年经长沙市人民政府决定,择址建设新校,并于2011年8月竣工,2012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新校区占地120亩,是一所由长沙大学主管,国家公办寄宿制完全中学。

 

图片

图片

长沙大学与长大附中(四木供图)

 

紧邻的长沙大学创建于1970年,是由当年的湘江师专、长沙基础大学和长沙大学合并而成为一所专科院校。2004年专科升本科院校后,由于所开设的专科数量达不到“大学”的要求,因此只好改名为长沙学院,成了一所暗升明降的大学,委实让长大的师生心生遗憾。近年来,长大的全体师生正在发奋努力,要把长大的外延与内涵整体提升,争取尽快恢复它的名称。



图片
铜锣山,闹中取静的风水宝地

围绕在福元路与东二环十字路口以南的地域,七十年代以前,由于浏阳河的阻隔,是很偏僻的地方,这些地方包括163医院以东,广州军区枪械修理所、二十五中、长沙大学,我们当年都统称为洪山庙,具体地名叫“铜锣山”,是当年长沙城北的公墓区。


1968年,广州军区在铜锣山征地用于军事建设,墓地才被废止,而此地当年确实是有一座依山傍水而建的洪山庙。


洪山庙作为地名虽名气很大,但庙却未入正册,且规模很小。该庙曾几度搬迁,后来由村民集资才在距东二环十字路口以东两公里的福元路以北150米处落成。

 

图片

洪山庙(网络供图)


在长沙大学的东面是后湖学府华庭,也是福元路建设之初较早开发的楼盘之一。该楼盘由二十余栋深红色的小高层组成,又称学府红楼,当年楼盘销售时最响亮的广告词是“住学府华庭,你的邻居是教授”。教授者,文化人也,与文化人为邻,自然有高人一筹的心理暗示。


风景秀美的山鹰塘度假村建在福元路的北侧,与长沙大学的北大门遥遥相对,这是一处闹中取静的风水宝地。水光潋滟,山色葱茏,成排的洋楼坐落在青山绿水之间。竹林里,一栋栋吊脚楼式的度假别墅掩映其中,十分幽静雅致,而又贴近自然。


山鹰塘度假村开发较早,没有福元路之前就已开村运营,是长沙集旅游、度假、休闲、垂钓的好去处。由于离市区近,每逢节假日周末,来这里度假休闲的人络绎不绝,进村道路时有堵塞。



图片
千年古刹——洪山寺

紧挨着度假村的东北角上,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刹名寺——洪山寺。该寺建于唐朝宝历二年(公元826年),雄踞于捞刀河畔自北向南然后向西的拐角上,原名麓峰寺,清康熙年间重修,历经沧桑,几度兴废,后改名洪山寺。


现寺院主持释增慧法师,男,1964年生,长沙市人,函授本科学历,1988年于南岳祝圣寺出家,礼句容老和尚为师,1989年考入福建佛学院学习,同年在广化寺依妙湛大和尚受具足戒,先后在南台寺、灵音寺、大佛寺、麓山寺、夹山寺等寺院执事以及佛教报刊编辑。


释增慧法师是我朋友的儿子,二十年前我和家人亲友曾到寺院做功德并在寺院用过斋饭。出家人受戒不能吃荤,所以斋饭的菜肴是清一色的素食菜,稍好一点的菜品是豆腐、豆笋一类,菜品的名称多与佛教有关。


斋堂大门两边挂一楹联,黑底金字:有释子资格受天人供养,无五观授食坠三途业因。斋堂分为大堂和雅室,进餐时,众僧人排队鱼贯而入,安静而整齐地就坐于长条形的餐桌旁并开始唱佛歌,诵经文然后进餐。


我们一行人被一位副主持级别的僧人引入雅室,这位僧人观其面相约五十来岁,长沙人,很随和,就餐时,他笑着和我们说:“斋菜中,很多菜都是由豆腐、面筋之类的食材做成,你们在食用时,可用意念,把它想象成你们平时的鱼或者肉,你就能恰出鱼肉的味道。”哈哈!这出家人太有意思了,吃饭时还不忘宣传气功的意念导引。

捞刀河千年流淌,洪山寺临河而建,站在寺院北面的围栏边,俯瞰较为宽阔的河面,还真有几分大河奔流的雄浑。寺院里清幽雅致,除了一些和尚僧人外,还有一定数量的居士在此修行募道。


印象最深的是寺院大坪中有一处竹亭,竹亭东西连接有鹅卵石铺成的曲径小道,显得别致高雅。竹亭两边也有一楹联:两头是路,坐片刻不分你我;四大皆空,喝一盏各奔东西。此楹联既应景也包含有佛家四大皆空,普度众生的教义,实为佛家楹联之妙语。



图片
“中国英雄训练营”——工程兵学院

当年福元路刚通车时,福元路自山月路口向东到万家丽路的1.5公里路的两侧几乎没有什么建筑,全部是山坡地,只是快到国防科大三号院时,在路段的北向有几处餐饮。


其中有一处规模不大的餐馆开在靠近三号院的山林边,叫“三峡人家”,因为从路边到餐馆有一段距离,且在山林边显得十分僻静,餐馆名称也别致,当年我在科大三号院搞天然气管道施工,中午饭点时,便寻到了这家餐馆。


三峡人家的菜品是典型的重庆风格,以麻辣烫为主,兼顾本地口味,因此生意蛮好。用餐时老板过来打招呼,是一位三十多岁的重庆汉子,我便好奇地问他何解把餐馆取名三峡人家。


老板说自己是重庆丰都人,因三峡移民迁到了山东青岛,但在青岛不善务农耕作,便到长沙打工,亲戚在科大服役,便介绍其在这里开了家餐馆谋生,为迎合人们的猎奇心理,便以“三峡人家”的店名招徕顾客。看来这位三峡移民兄弟还是蛮有经商头脑的。


国防科大三号院,原名工程兵学院,地处福元路与万家丽大道的西北角上,它的前身是1950年成立于南京的华东军区工兵指挥部兼工兵学校,1978年在长沙恢复重建,1999年并入国防科技大学。


学院创建以来,既培养了前国防大学校长邢世忠上将、原北京军区司令员李新良上将等军队高层将领,也走出过闻名全国的珍宝岛排雷英雄孙征民,还有著名的爆破专家张志贤这样的高级工程技术人员。在我国多批赴外执行维和任务的工程兵中,一半以上基层干部,都是工程兵学院的毕业学员。在应邀参加国庆45周年观礼的全国75名英模中,有三人是工学院毕业学员。因此工程兵学院拥有“中国英雄训练营”的称号。



图片
有武警站岗的液化石油气公司

走过万家丽的十字路口不远处东北角的山头上,那里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单位,长沙市液化石油气公司的第一储配厂,又名土桥灌瓶厂。同时还有我公司的压力容器检测站,与工程兵学院仅隔条107国道而遥遥相望。这地方在2000年以前叫长沙县望新乡土桥村。

 

图片

我公司的厂房现在成了二手车市场(四木供图)

图片

原第一储配厂大门(四木供图)


燃气属易燃易爆品,其储配基地必须远离市区,因此我单位第一储配厂80年代选址建在当年偏僻的长沙县望新乡地界。这里远离市区,紧邻老107国道,方便到岳阳的长炼厂和岳化总厂运输起源。


记忆中,三十年前这里的地形地貌和道路交通是这样的:

现在的万家丽北路是原来老107国道的一段,七十年代因为洪山庙大桥建成,市区出城往北的出行通道不再绕行东沌渡大桥,可直接从洪山庙大桥出城。出城后向左右分岔,向左经163医院、史家坡过廖家渡往湘阴、北山,向右经25中、“长大”,拐向工学院和土桥,过水渡河后径直往青山铺、岳阳方向。


因为这条路上有工程兵学院,2000年初这条路改名叫工程兵大道,西起长阴路口东至工程兵学院,属军民共建的双拥路。当年的107国道还是逼仄的,仅两个车道,且山道弯弯,即便是洪山庙大桥到我公司和工学院这一段四公里长的路段也是如此。

液化石油气公司成立于1974年,到1998年市场放开的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处于垄断行业的状态,因此我公司在当年是既牛气又霸气。说牛气是因为垄断,说霸气是什么人都敢惹,连公安警察也不畏惧。


1992年我刚调到公司时,曾有人跟我说起过这样一件事。


有一天,公司车队一名司机开着一辆满载空钢瓶的汽车行驶在洪山庙大桥至土桥灌瓶厂之间的道路上。由于是空车,当时这名司机的车速较快,迅速地超过了前方正在行驶的一辆三轮边斗摩托车,可能是超车时货车离三轮摩托车距离较近,导致三轮边斗向无效路面上避让了一下,险些翻到路边去了。这位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三轮车并没有出事,也就没有停车,便扬长而去。


谁知这三轮边斗的两人恰好是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的民警,平日里耀武扬威搞习惯了,今日被这货车逼了一下,受了惊吓,而对方车都未停便跑了,这还了得!两人便加大油门奋起直追。这名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三轮车追上来了,心想,看来这两人是来者不善,害怕自己吃亏,于是加大油门跑起来。


从洪山桥到土桥那段路也就几公里,不一会儿大货车便拐进了通往土桥灌瓶厂的小路上,三轮车也紧随其后拐了进来,大货车再一脚油上坡后一个左拐便进了土桥灌瓶厂区的第一道门,继而迅速冲进了第二道门,将车停在了装瓶台下的停车坪并迅速离开了车。


追上来的三轮车可能也不熟悉当地的情况,只知道是一个单位,于是也尾随着冲过第一道门岗,门岗的值班员喊都冒喊停,又冲进了第二道门岗。


液化石油气公司是特级防火单位,所有车辆进第二道门都必须带防火罩,且第二道门岗除了我们自己的职工值守,还有武警把守。武警见未履行任何手续的车辆闯了进来,便迅速端起了手中的步枪,同时拉动了枪栓。两个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便衣警察见武警拉动枪栓来真的了,慌忙停车掏出了手枪和公安证件。


这时候灌瓶厂的负责人赶到了现场,命令武警战士缴了他们的枪和证件带到办公室进行询问,才知道是被我公司的大货车逼了一下,受了惊吓,追上来是想要教训一下司机的,没想到闯进了特级防火单位被武警捉了。他们只好自认倒霉,开上三轮车灰溜溜地走了,连枪和证件后来都是公安局另外派人取走的。


2000年后,市场逐步放开,液化石油气公司垄断市场的格局被打破,公司辉煌不再。2004年公司改制为股份制后,从此一蹶不振。现在的土桥第一储配厂早已物是人非,其生产场地租赁给了别人做了二手车市场的直播基地。


作为一名从公司退休的员工,本与公司的兴衰关系不大了,但作为一名有着强烈归宿感的国企退休员工,依然深感痛心疾首,依然祈盼公司能重振旗鼓,再展宏图。


图片

以球罐为背景的二手车直播基地(四木供图)


图片

福元路从我公司第一储配厂往东两三百米的距离便是星沙的博览路了(后为锦绣路),这里也是星沙开元西路的终点。福元路在这里与开元路对接,这是县城与省城的对接,是幸福与源泉的对接,是城市与乡村的对接,这样的对接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图片

前方十字路是星沙开元西路的终点(四木供图)


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然而福元路两厢的变化却是沧海桑田,旧貌新颜。昔日的菜地废墟,今日已被众多的房地产商竞相开发,早就地无虚席了,到处是高楼大厦、超市卖场,遍地繁华,一派祥和。开福区的福元路真正成了一条开启幸福源泉之路。



END 
*本文由城市记忆CityMemory独家发表。编辑 | 明明。

图片

图片

上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
下一页:忆我在矿通做工六年经历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