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子街上的唐家:一个中国家庭立身兴业的样本
专栏:长沙记忆
发布日期:2022-07-11
阅读量:3773
作者:城小忆
收藏:
乐心巷东起衣铺街,西止路边井。1959年,国家出台私房改造政策,唐敏政主动将坡子街、太平街两处私房全部交给国家,外地的子孙回长沙,还得另租房子住。他参加合营后,在协裕织布厂(现红卫织布厂)担任供销股股长;

文/汤武


2003年,坡子街民俗名食商业街建设即将启动,坡子街两侧的房屋都面临拆除,我用当时比较珍贵的进口彩色胶卷,对即将消失的老街旧宅进行了有限的抢救性拍摄。


在衣铺街的中段,有条东西走向的小巷叫乐心巷。乐心巷东起衣铺街,西止路边井。巷子虽小,里面却保留了不少民国时期的公馆。小巷东头北侧,有栋红砖清水墙的公馆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般公馆只有两层,八角楼也只有两层。而这栋公馆的设计与众不同:楼房只有两层,中间的八角楼却有三层!


公馆有些破败,里面也关门闭户,尽管当时并不知道公馆的主人是谁,我还是用彩色胶卷拍下了它。


偶然,在有关资料中发现了一张与我拍摄完全相同的照片,下面注明是唐生明公馆。于是,我将它收入到系列文章《长沙老公馆寻踪》第一篇中,并简单介绍了唐生明先生生平。


文章发表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反应强烈,不少读者留言或点赞。其中有一名叫“唐先生”的读者,直接与我取得联系。他提出,文章中提到的“唐生明公馆”是他爷爷唐敏政、叔爷唐敏树兄弟共同建造的,命名“唐公福堂”


图片

唐公福堂洋楼   汤武摄于2003年



图片
中西结合的唐公福堂


唐公福堂旧址,呈长条形,东西宽约10米,南北长约80米。唐公福堂分为南北两部分:


北部分为中式建筑风格,砖木结构,两层(不含阁楼),人字坡屋顶,小青瓦,砖墙灰粉,木门,木窗,木楼梯,木楼板,石库大门朝北,门牌为坡子街125号。


从北至南是两进七开间(楼下为六开间),石库门内为两层楼高的门厅,门厅上方用玻璃亮瓦采光。一楼有两处木楼梯通往二楼,第四开间为天井,供两侧通风采光,东侧为连接南北两院的通道。二楼北侧有内走廊。一楼南边有扇小门可通南院。北部分建好后,出租给他人。


图片

根据唐洪提供的草图汤武绘制


南部分为西式建筑风格;大门朝南,门牌为乐心巷(1971年改名乐新巷)5号,南院东侧有一条露天巷道,北端有扇小门可进入北部分。


巷道西侧是一栋两层、红砖清水墙小洋楼,坐西朝东,砖木结构,坡屋面,大红机制瓦,正中八角楼为三层,顶层两旁附有阁楼和晒台。八角楼以北四开间,以南两开间。东向为外走廊,有木护栏。木门窗,木楼梯,木楼板,一、二层均有客厅、走廊。楼梯间位于南头,楼梯口有水井一眼。楼梯间与靠近乐心巷的院墙之间,有两层楼的杂屋,二楼与小洋楼共用楼梯。共有大小房间十多间,供唐敏政、唐敏树兄弟两家居住。


唐公福堂四周为红砖清水封火墙,乐心巷与邻墙交界处立有“唐公福堂 聂忠恕堂 通前至后公**”石碑一块。


图片

   

1947年,唐敏政开办的谦泰颜料号自经营从香港进货的颜料生意后,大赚了一笔。除在乡下买田置地外,还在坡子街买下了一块地皮


地皮到手后,唐敏政立即投入设计和施工。新房动工后,他基本上不去“谦泰”商号经营,每天大清早就到了工地,直到天黑,工人都走了,他还在工地上忙碌。


尽管唐敏政没有学过建筑,但他一心扑在工地上,边学习,边设计,边施工,还监工,做了许多工程师都没有做的事。新房凝聚了他一生的心血和愿望。


北头临坡子街铺面中的三层阁楼,在原设计中是没有的,唐敏政在施工过程中决定就势增加。后院的住宅之所以建在西边,是因与东边邻居有协议:每家砌一半隔墙。当唐家北边铺面完工后,邻居还无意修围墙,唐家只好将南边的洋楼靠西建,留出的东边做院子。


1955年,唐敏政全家从坡子街移居明月街2号(租佃),唐敏树也举家移居到马家巷18号(租佃)。


1959年,国家出台私房改造政策,唐敏政主动将坡子街、太平街两处私房全部交给国家,外地的子孙回长沙,还得另租房子住。


唐公福堂后来为长沙市药材公司仓库,后又由长沙县药材公司接管,做了仓库和宿舍。直至2003年建设坡子街民俗名食商业街时被拆除。



图片
动荡年代艰难创业


唐敏政,男,汉族, 1902年出生于湖南汩罗新市镇一个小药商家。父亲唐云程,一生贫困,五十岁时还在依人作嫁。


唐敏政自七岁发蒙,半工半读,完成五年私塾。他十三岁时丧母,只得到新市杨通顺布店学徒帮工。1919年援鄂战争时,溃军过境,在新市连抢三天三晚,店铺被抢一空,在杨通顺布店当店员的唐敏政也因此失业。


1923年,经堂兄介绍,唐敏政到长沙福源巷和记商号管账。1926年在三兴街开设宝泰和商号,兼营代庄业务(代人办货)


图片

网络图片,仅供参考


1930年大革命时期,时局动荡,加上地方官员敲诈勒索,新市、长乐一带商店、企业倒闭很多,以致唐敏政所经营代办业务与新市、长乐、河市等有往来的商店,无力偿还所经手代赊之债务,造成代办业务无法维持而歇业


在城里呆不下去了,他只得携妻带着三个幼子,于1932年5月回到新市居住。自此,在长沙累积了八年的经营成果,毁于一旦。


幸亏朋友柳柱卿等人,得知唐敏政困境,为其筹资股款一万元,在新市开设谦吉利南货店,于同年10月开业。大家推荐唐敏政为经理。


抗日战争爆发。1938年新市沦陷,虽谦吉利南货店未受损失,但因环境恶劣,只得将合股的谦吉利南货店关门,随后自营集成百货店。


1941年,日军从武汉出发攻打长沙,途经岳阳、平江、湘阴、汨罗一带,唐敏政一家从新市镇逃到乡下躲避。鬼子进村后,唐家老小躲进后山的树丛中。天黑后,家人下山回家,方知留在屋里的唐敏政被日军抓走。裹胁下,唐敏政被迫为日军扛东西。到达长沙后,在湘雅医院得到一位同胞搭救脱险。他渡过湘江步行六十多里路,来到张家湾岳母家。


此次日军把新市全烧个精光,唐家的“集成百货庄”也片瓦无存。唐敏政决心举家迁返长沙,重整旗鼓。


唐敏政与内弟张永宜在长沙开了家“永兴牙粉厂”。1941年冬,第三次长沙会战开战,牙粉厂被毁。


1943年,长沙第三次会战结束后,在朋友帮助下,合伙在蚂蚁巷(今由义巷)开设裕记米厂。没有电动机作动力,就用牛拉磨盘带动碾米机。碾米厂规模较大,后来因生意萧条,实在开不下去了,唐敏政就独自开了家青布庄。


刚有一点起色,第四次长沙会战开始,日军攻陷长沙城。唐敏政运了一批青布到益阳桃花江一带跑行商。国难时期,青布无人问津,他只得把这批青布转运到张家湾岳母家。


1944年,唐敏政与内弟撤伙,与胞弟唐敏树开设公福布庄。是年5月,长沙四次会战开始,日军攻入城区,布庄被抢劫一空,唐敏政全家逃难至益阳桃花江。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唐敏政全家迁回长沙。唐敏政与胞弟唐敏树在太平街23号开设谦泰颜料号


解放前夕,由于金元券贬值,诸多企业都无法维持,谦泰颜料号也未逃过厄运,不得已于1949年6月歇业,等待解放。



图片
抓住香港颜料商机


1946年9月中旬,唐敏政发现谦泰有一种颜料很受顾客欢迎,利润非常可观,却不知道货源的来处,只见颜料桶上印有“HK”字样。


唐敏政问正在上大学的儿子:“HK”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唐飞霄虽然学过英文,但没有接触过这两个英文字母连在一起的写法。于是去青年会,请教了一位老外,原来“HK”就是“香港”的英文缩写。


唐敏政得知这一信息,果断派胞弟唐敏树立即去香港进货。从此,香港的颜料源源不断地流往长沙,谦泰颜料号的利润因此直线上升。


图片

 

为了感谢唐飞霄,谦泰颜料店还特地送他一双皮鞋。唐飞霄去南京上学时,谦泰全体店员走出店门送行。


唐飞霄在1946年10月16日的日记中记载:“父亲与余略谈家务事,谓店中获利,年底可达亿元以上,而家中占三分之一有奇,殊足乐观耳。”


唐敏政经商,讲究以仁义诚信为先。他在新市镇小有名气,与商界、名流都有交往,其中有著名的民主爱国人士、同乡仇鳌先生。唐敏政虽然学历不高,但不乏商绅风度,自立性强,活动能力大,几度闯入省城,抗战胜利后定居长沙。


在新市,友人的邻居失火,危及友人,唐敏政马上跑去帮忙救火,累了大半夜,至火扑灭为止。友人特别感激。逢人就说,“唐敏政这样的朋友可交”。



图片
为长沙建设贡献力量


1950年秋,唐敏政积极拥护人民政府的土改政策,将1946年至1947年在汨罗石仑乡陆续购置的596亩水田,一担租也没有收,就全部参加“土改”,无条件退还给贫下中农。


1951年底,暴风骤雨式的“三反”、“五反”开始,唐敏政整天提心吊胆,不知政府如何处置自己。直到1952年3月23日,“谦泰被宣判以半守法半违法的一类处理”的结果公布,唐敏政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万分激动地把这一天定为自己被解放的纪念日。


1952年7月,唐敏政被长沙市税务局聘为长沙市颜料业工商业税民主评议委员会委员。


图片

“长沙市工商联筹委会颜料商业”徽章     唐京供图


同年9月,被长沙市工商业联合会筹备委员会聘为长沙市颜料业同业公会筹备委员会委员。同年12月,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


1953年1月和1954年7月被长沙市人民政府聘为长沙市工商业税联合民主评议委员会委员。1954年至1963年,连续五届当选为长沙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55年,在“公私合营”运动中,积极带头,将自己所有的商店和房地产全部交公,连政策规定外的黄金首饰都主动“公私合营”了。国家采用“定息”的办法合营私有企业,唐敏政甚至连“定息”也不要。他的行动促使协裕织布厂在对私改造高潮前实现了公私合营。


图片

长沙市人民代表当选证书  唐京供图


1955年,协裕织布厂(红卫织布厂前身)公私合营后,任供销股副股长。


全行业公私合营后,任中信织布厂(人民织布厂前身)副厂长。同年加入工商联。

1958年,任中国民主建国会石怡支部主任。


1963年退休,同年当选为长沙市第四届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他曾在政协会议上提交“关于发展商业繁荣经济的问题”、“关于调动基层干部的积极性”、“明月池地区增安自来水龙头”、“关于解决住房紧张問题”、“关于加强治安工作,安定人民生活的问题”等多份提案。


国家经济恢复时期,他积极认购公债,受到政府的表扬。



图片
勤俭持家的“光荣妈妈


成功人士身后,必有贤内助。


唐敏政夫人张玉珍, 1902年生于(今)岳麓区莲花镇龙洞村张家湾。幼时,父亲失业,生活贫困。家里只有一间房,挤住七口人,经常无米下锅。很小就在家里学会了打袜子。1921年,由农村来到长沙,次年去振和袜厂帮工打袜子。两年后,由老板娘介绍与唐敏政订婚。


图片

唐敏政先生与夫人张玉珍    唐京供图


23岁那年,唐敏政与张玉珍结婚。此时,唐敏政在福源巷和记商号帮生意,每月工资仅几块大洋,家里还很困难。


结婚后,张玉珍以针织袜子维持生计。她每隔两年生育一子,家中负担逐渐加重。她每天没天亮就起床,做到半夜才收工。1932年四儿子出生时,家境拮据,家里只剩两块光洋,根本吃不上鸡补养身体。于是,张玉珍学绣花,赚些零钱,为丈夫分忧


1934年,唐敏政邀亲友打了三百元光洋的会(打会,即集资筹款,帮助急需钱用的人),开了一家集成百货店。张玉珍绣花,还带了一个徒弟,家境才有所改善。


抗战时期,家境困难,张玉珍见儿子想吃面,只好买一碗面,分给五个儿子吃。张玉珍跟着丈夫东奔西走,生活贫困潦倒,直到抗战胜利才稳定下来。


谦泰颜料号的生意红火后,家里买了田,修了房,张玉珍依然善待他人,勤俭持家。


张玉珍一生克勤克俭。在娘家的童年时代,由于家境贫寒,生活困难,在家里帮助母亲做事,十岁时学会取麻、纺纱,做蜡烛芯卖钱,贴补家里生活。后来进城给资本家当童工,学打袜子,饱受过生活煎熬。


结婚后,与丈夫共同奋斗,继续从事劳动,靠打抹子来维持生活。因时局动荡,多次逃难、搬迁,受尽艰辛,坐月子时,仍然从凌晨劳动至午夜才休息,却从无怨言。


解放以后,张玉珍鼓励、支持丈夫积极参“公私合营”运动,将自家的店铺、房产,及个人的金银首饰上交给政府。


她还积极协助街道工作,一心扑在工作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得到了长沙市公安局的表扬和奖励。派出所的干警们还称呼她为光荣妈妈


张玉珍积极主动配合街道办事处工作,在政府提倡节约粮食的号召中表现突出:遇到上级有会议精神要传达,她就挨家挨户通知大家去开会,听报告。并配合街道干部,组织大家在自己家的堂屋里开会。由于她在运动中的表现突出,曾被评为节约粮食积极分子,受到长沙市西区人民委员会的表扬。


图片

张玉珍维护交通、1955年颁发的表扬证书  唐京供图


除了协助做街道工作外,张玉珍还当过交通维护员。无论酷暑寒冬,天天站在马路旁,协助维护交通秩序,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年轻人都感觉劳累。她当时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还坚持在五一路一带站岗执勤多年,多次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表扬。


唐家堂屋成了一个公共场所,街道开会、医生巡诊都在这儿进行。通常大人小孩挤满一屋,闹哄哄的,唐爷爷与张奶奶心态平和,一点也不厌烦。唐家与街坊邻里的关系都处理得相当不错。


1967年至1970年期间,家庭经济一度拮据,张玉珍承接劈篾签的手工活,以微薄收入补贴家用。后因年老多病,体力不支才终止劈篾签。


张玉珍一生勤劳,尽管年老身患重病,仍然手不离针线,缝缝补补做个不停。在临终前五天,她还在补袜子,勤劳了一辈子!



图片
呕心沥血育子成才


尽管唐敏政是生意人,却从未沾染丝毫不良习气。他严格要求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赌钱。受穷的时候是这样,生意做发了后还是如此。


不平凡的经历,使他深知生活的不易,所以对下一代的教育,更是呕心沥血。他严格要求五个儿子,不准烟、酒、牌、赌,规范举止,堂正做人。他相当重视教育,哪怕家里经济再困难,也要千方百计送孩子们读书。


当年,他在堂屋挂了一副对联勉励儿孙:“惜食惜衣非为惜财原惜福;求名求利总须求己莫求人。”他教导后人注重道德修养,同时自己也身先士卒。


早在1943年2月13日,唐敏政就给儿子们出题做作文,作文题目是:“家非宽裕,且世道艰危,在此恶劣环境之中,勉强送之求学,希望将来造就,能报效国家及光大门庭,异日有成,对于家庭有何感想,应如何担负责任继承父志,方不愧为人也(家庭责任包括父母、兄弟、妻子及后代)”。这种题目非常罕见,只怕是过去考秀才也不会出这种题目。


大儿子唐飞霄写下作文题目后,发了一句感慨:“诚父之英明矣。”


1945年12月,唐敏政写信给大儿子:“在此国乱家危之际,宜以忠孝信义为立身之道,交友尤宜慎之。”


在唐敏政的教育下,五个儿子个个都成为了国家有用之才。


长子唐飞霄,1925年生于长沙,1949年7月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1949年9月进入中国革命大学学习。中共党员,先后任新华社华北总分社实习记者、人民出版社编辑、桂林医学院英语教员、教授,副编审职称。1986年离休后,受聘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辑《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


图片

唐飞霄与夫人杨艺兰   网络图片    唐飞霄书法作品


唐飞霄自14岁时开始写日记,坚持了76年,手稿字数百万。他经历了抗日战争、南京解放、新中国成立,日记详细地记载了各时期的重要事件,用文字记录下了时代的脉搏。


2016年,91岁的唐飞霄再次回到长郡中学校园,将自己题字的牌匾“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落款。2019年年底,唐飞霄将自己珍藏多年的90多册日记,无偿捐赠给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


次子唐惕阳,1927年生于湖南汩罗,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电工程系。解放前夕,参加中共地下组织。为逃避国民党反动派抓捕,曾避难香港,解放后才回到广州,在广东省电信局广州市分公司任副总工程师。


1954年在广州市话分局工作期间,将数部废弃电信设备精心修复使用,提高其运作功能,因此被评为广东省劳动模范。


他在担任副总工程师期间,利用当时国际经济的有利机遇,增加引进了配套技术、设备,建成广州市完整的数字设备和光缆中继网,大大提高了市话设备能力。


图片

前排左起:唐锡阳 唐惕阳  后排左起:唐松阳 唐丙阳 唐飞霄    唐京供图


三子唐锡阳,1930年出生于长沙,195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曾任北京日报编辑、记者,1980年任北京自然博物馆《大自然》杂志主编,编辑部主任,副编审。他考察了全国各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区,在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有关自然保护的文章。著有《自然保护区探胜》、《环球绿色行》、《错错错》等环保著作,被誉为中国第一代环保活动家、著名环保作家,国家环保总局特聘环境使者,被称作中国民间环保运动第一人。


1996年,唐锡阳创建了全国大学生绿色营,每年开展一次全国大学生绿色营活动,在高校环保社团中有广泛影响。


绿色营创建十年后的几年中,唐锡阳相继在全国20多个主要城市作过三百多场报告,影响十分深远,10多个省会城市相继组建了绿色营。十年的实践证明:绿色营是特殊学校,是锻炼绿色人才的熔炉,是传播绿色种子的“星星之火”。


图片

唐锡阳和他的著作  网络图


四子唐松阳,1932年出生于湖南汩罗,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后在西安外语学院任德语教员、副教授。


五子唐丙阳,1935年出生于湖南汩罗,中共党员,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1975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更名“国防科技大学”,并迁往长沙,时任教授。


唐家还收养了一个女儿,与五个儿子一起生活和学习。哥哥们寒、暑假还耐心帮她补习功课。由于自己的勤奋,她考上了中专,毕业后分配到江西矿山工作,后来还当上了总工程师,并建立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唐敏政经商,图的是利。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讲信誉,不惟利是图。他不但教育自己的儿子,还引导店员。


因此,他的徒弟中出现了数位对国家有用之才:如当工会主席的李荣华;后来当了长沙市人民政府秘书长的张超群;还有一名徒弟参军复员后,成为了平江县供销社的负责人;连厨房师傅张菊生回到农村,也成了土改积极分子。他们都是穷苦、缺少文化、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在唐敏政店里学徒多年,并未沾到“商人气味”,而是提高了文化,学会了做人做事。



图片
“长沙市工商界的老前辈”


1988年10月1日,唐敏政老先生因病去世,享年87岁。


唐敏政老先生追悼会在长沙殡仪馆隆重举行,参加追悼会的有:长沙市中国民主建国会主任委员,长沙市人事局副局长,国防科技大学八系主任,人民织布厂党总支书记、工会团总支、退休办、各车间主任及职工代表,街邻代表等。


人民织布厂党总支书记邱雪棠的悼词,高度评价和概括了唐敏政老先生的一生: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工商界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唐老兴高采烈,积极为发展民族工商业朝着社会主义道路迈进而努力。1954年他开办的谦泰颜料店参加公私合营,由商业转为工业。


他参加合营后,在协裕织布厂(现红卫织布厂)担任供销股股长;1956年调中信织布厂(现人民织布厂)任副厂长直到退休。

由于他老对党和国家的忠诚和信赖,受到群众的拥护和爱戴,1956年起,连续五届被选为长沙市人民代表。这既是他老的光荣,也是他老全家的光荣。由于他老积极要求进步,靠拢组织,1952年12月加入民建组织,1956年1月20日加入工商联组织。


他老待人接物和蔼可亲,不管是老人、青年、干部、工人都一样,关怀备至,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对后一代的培养教育,也是竭尽全力,五个儿子全都成为祖国各条战线的骨干和技术力量,对国家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唐敏政同志的一生,是为振兴民族工商业发展社会主义建设终生为之奋斗的一生,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他老临终前的几天,我们去探视他老,他老还念念不忘厂里的生产完成情况、民建组织的活动情况以及老战友雷南凯同志的病情,并告诉他服用中药治疗,真是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


唐老是长沙市工商界的老前辈,为我市纺织行业的发展作出了较大的贡献。他老的逝世,是我们的一大损失。我们今天深切悼念他老,怀念他老的过去,我们一定化悲痛为力量,以唐老为榜样,学习他老的勤奋好学、艰苦创业的精神,为振兴我厂,振兴长沙,发展生产力加速社会主义四化建设而努力。”

图片

长沙市人民政府聘书  唐京供图


感谢唐洪、唐京提供宝贵资料


END 

*本文城市记忆CityMemory独家发布。编辑 | 明明。
上一页:藏在长沙的大明王朝“密码”
下一页:韶峰电视落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