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为湖南和平解放
专栏:湖南记忆
发布日期:2022-07-25
阅读量:2546
作者:虢安仁
收藏:
黄康永一到长沙,立即组建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保密局湖南站。8月1日,程潜以个人名义发出和平通电,3日,与李明灏签订《长沙和平协定》,4日,程潜、陈明仁发表湖南“和平起义通电”,湖南和平解放终于实现。

图片

湖南和平起义壁画。记者 李健 摄


毛泽东访程潜时说:“竞选副总统如果搞不成,你就只要个湖南”。


蒋介石严令毛人凤:“不能让湖南再出一个傅作义”。


程潜是战是和?湖南何去何从?中共湖南地下党组织和国民党保密局湖南站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暗战”角力……



图片
1. 黎明前的黑暗


1946年11月,湘籍老牌军统特务黄康永悄悄抵达长沙。


此时的民众,依然沉浸在抗战胜利的喜悦中,而蒋介石将引起公愤的军统系统改组为保密局系统,加紧迫害和镇压爱国民主力量。


黄康永一到长沙,立即组建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保密局湖南站。他全面接收原军统局湖南站未暴露人员,又从保密局本部调来一批人员充实湖南站。同时,成立衡阳、常德、芷江三个分站,并逐步推进在全省设立其余分站,省站设12个直属通讯员,分别驻全省各地筹建当地保密局组织。在省会警察局、长沙市政府等7个国民党公开部门,黄康永秘密建立特务组织“公组”。


一年左右,以黄康永为首任站长的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保密局湖南站,就在全省建立起一张庞大的特务网络,将三湘大地置于国民党反动派的严密监控之下。


1947年,共产党领导的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逐步由北向南推进。中共湖南省工委执行中共中央“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十六字方针,一方面切实保护好自己、防止敌人搞破坏,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强统战工作,争取策反一些关键部门、关键人物,以配合正面战场,迎接湖南解放。


1948年5月,蒋介石当选中华民国总统,但当选副总统并非他“钦定”的孙科,而是桂系的李宗仁。因嫉恨时任国防部长白崇禧协助李宗仁胜选,也为拆散“李白”以削弱桂系,蒋介石免去白崇禧国防部长一职,委任其为华中剿总司令,将白赶去武汉防守解放军南下。


此时,程潜因竞选副总统失败,要求回湘主政。蒋介石也想利用其在武汉后方钳制白崇禧,遂于1948年7月派程潜赴任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兼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同样,他也放心不下程潜。在程潜上任的同时,更多蒋系湘籍亲信奉命回湘掌握部分军政大权,又命毛人凤严令黄康永严密监控程潜……



图片
2. 在特务眼皮底下策反程潜


和平解放湖南最关键的人物,无疑就是程潜。


1945年9月,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曾登门拜访程潜,主张程潜参加副总统选举,并说,“竞选副总统搞成了,好主持国共和谈;如果搞不成,你就只要个湖南”。这句话,给程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8年,屡次保护革命同志、毅然向白崇禧递交脱党声明的李明灏,专程看望时任国民党武汉行辕主任的同乡程潜。程托李带信给毛泽东表达其敬意。程潜回湘后,表面上仍坚持反共立场,但也释放了大量拥护和平的信号。


中共湖南省工委分析认为争取程潜和平起义是有可能的。于是,1948年9月,在程潜返湘后两月,中共湖南省工委成立了“军事策反小组”,由工委书记周里直接领导,共产党员余志宏任组长。余志宏曾担任原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王东原秘书,程潜到任后余到湖南大学任教。他对湖南省内高层比较了解,又是程潜醴陵同乡。


此时,黄康永奉毛人凤令,加大了对程潜的监控力度。1948年8月,他在长沙绥靖公署第二处发展了十余名特务,成立“公组”,贴身监视程潜,又将芷江分站站长方天印调回长沙,专门负责在外围监视程潜。


这边,中共湖南省工委军事策反组周密策划接近程潜。与此同时,中共中央中原局(华东局)社会部、中共长沙特别支部也分别对程潜及其身边人进行统战策反工作。


省政府顾问方叔章一向有反内战倾向,与程潜交往甚深。余志宏通过在湖南大学任教的李达等人结识后,经常造访方叔章住处,分析解放战争形势,赠送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等进步书籍,阐明和平起义的必要以及我党对起义人员的政策。


程潜族弟程星龄是余志宏在福建工作时的老熟人,余志宏通过地下党员何之光,邀请程星龄于1948年8月回湘。余志宏每周举办一次时势座谈会,参会者有省政府物资调节委员会主任程星龄、长沙绥靖公署秘书长刘岳厚、长沙市市长蒋菎等思想进步人士,通过座谈及时掌握程潜的动向,并适机影响程潜的决断。


余志宏还通过程潜长子程博洪做其父的工作。程博洪思想进步,积极主张其父走和平道路。


1948年11月19日,由余志宏安排,方叔章在岳麓山桃子湖家中设宴,秘密招待李达、程星龄以及程潜的亲近下属省保安司令部司令肖作霖、省政府秘书长邓介松、民盟地下组织负责人敏颂等人。席间,方叔章有意将话题引向湖南时局,李达分析,蒋介石不可能再派兵到湖南,白崇禧想在湖南阻挡解放大军亦不可能,湖南的解放指日可待。他讲出了大家的心声:颂公(指程潜)应当替湖南三千万人着想,走和平道路!


宴后,参会人士分别向程潜转达了李达的话。程潜虽没有明确表态,但已然心动。


刘晴波任书记的长沙特支,是直属中共中央上海局的一支独立的地下党。1949年春,长沙特支成立了统战工作组和军事策反工作组,与省工委平行开展统战策反工作。工作组成员张立武、萧敏颂等人分别建立了与程星龄、方叔章、程潜小儿子长沙绥靖公署警卫团团长程元等人的联系,通过他们说服程潜走和平解放道路。张立武也应程潜之请多次与其面谈。


另一边,负责外围监控程潜的方天印向黄康永报告了“重大发现”:程潜已通过中共湖南地下组织向毛泽东提出,请解放军不要进湖南,同时给蒋介石也准备了一份报告,希望国民党军队也不要进湖南,使湖南成为中立区。黄康永即刻上报,蒋介石严令加强对程潜的监控。


一张黑色大网笼罩着程潜,湖南和平解放之路阴云密布。


图片

△1950年4月1日湖南临时省政府结束公告,湖南省人民政府当日成立。(湖南省档案局藏)



图片
3. 策反原军统最大的湘籍特务


如何破掉黄康永编织的这张特务网,是余志宏和程星龄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他们想到了张严佛。张严佛也是醴陵人,程潜同乡,曾受程潜重用,私交很深。张是原军统最大的湘籍特务,深得戴笠器重,军统局改组为保密局后,受到排挤,仅任一闲职,一直对蒋介石、毛人凤心怀怨恨。鉴于此,余志宏、程星龄决定由中共地下党员李静石前往南京策反张严佛。李静石是张严佛的姐夫,张常年在外,多病双亲完全靠李静石夫妇奉养。李在南京见张后,一番情真意切的谈话打动了张严佛,决定返湘参与程潜和平起义。


以淮海战役已打响,湖北、湖南的地位十分重要为由,张严佛自请去两地检查督导。得到毛人凤批准后,张严佛于1948年11月初回到长沙。中共湖南省工委书记周里与张秘密会谈,彻底解除了他的思想顾虑。


11月12日,张严佛约见黄康永,训斥一番后又顺势诱导,说如果程潜背着蒋总统搞不义之举,将直接影响党国安危。时下毛局长最想了解的就是湖南站秘密力量的部署情况,特别是在程潜身边安插的眼线的情况。黄康永一五一十向张严佛作了汇报。程潜对身边特务或调或防,很快摆脱了黄康永近距离监控。


12月,淮海战役大局已定,平津战役也进入后期。12月最后一天深夜,程潜告诉程星龄,“我的决心定了,你全权代表我和中共地下党联系吧。”


但程潜还有一个担心,怕共产党把他作为战犯予以审判。1949年3月,无党派人士章士钊会见程潜,谈及毛泽东对程的希望:只要程潜走和平道路,不仅不咎既往,不会把他当战犯看待,还会给予礼遇。4月15日,中共中央公布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宣布“……有利于用和平方法解决国内问题者,准予取消战犯罪名,给以宽大待遇”。程潜自此消除了疑虑,一心推进和平起义。



图片
4. 国民党保密局湖南站倒戈


黄康永被张严佛假毛人凤之名一番训斥吓得不轻。他尽力讨好张严佛,邀请他住在自己家。但黄发现,张严佛几乎每天晚上去程潜家聊天。此时,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已基本结束,蒋家王朝失败已成定局。


中共中央明示湖南省工委,湖南近期的工作是促成程潜起义,同时指示,目前程潜处境困难,压力很大,一定要其不要着急,相机而行。中共策反组认为,为了不引起蒋介石、毛人凤和白崇禧的怀疑,确保程潜起义顺利推进,必须得到保密局湖南站的有力配合。


经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潜同意后,张严佛直截了当地告诉黄康永,“再跟着蒋介石走只有死路一条。为了保护三千万人民的安全,程潜主张湖南应走和平自救的道路。这条路不仅是湖南人民的出路,也是你我唯一正确的出路。”张还声明,他是奉程潜和中共湖南工委书记周里之命来争取黄的,中共和程潜已对黄进行了长期考察。张严佛的一番话,对黄康永触动很大,他当即答应愿为湖南和平解放出力。


把黄康永拉过来之后,张严佛相继成功策反了包括任建冰、李人士、刘人爵等一大批在湖南有相当影响力的原军统特务。黄康永等人依计而行,经常上报一些体现程潜“反共”决心与措施的假情报。


此时的国民党保密局湖南站,俨然已成为推进湖南和平解放的掩护机构。



图片
5.白崇禧上当调虎回湘


1949年,随着三大战役的胜利,解放军不断将战线向南推进,国民党军队很可能大量驻扎湖南,要顺利实现和平起义,仅靠程潜一介文职很难完成。凭着对时任华中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的了解与信任,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潜一致认为,必须促成陈明仁驻军湖南。


以检查保密局湖北站工作名义,张严佛悄悄赴武汉与陈明仁密谈。陈明仁非常赞成程潜的正确抉择。他明确表示愿意回湖南共襄起义壮举,但提出为去白崇禧疑心,应选一位白十分信任、表面反共的第三人出面游说。


恰好此时,程潜又一位醴陵同乡刘斐辞去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参谋次长职务回到长沙。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潜认为,做这个游说白崇禧的第三人,刘斐再适合不过。当年任连长的白崇禧率军驻守株洲,白崇禧和全连士兵得疫病,是刘斐的老丈人治好了他们的病。后刘斐到白崇禧所在连当文书,因才智出众,深得白崇禧赏识与信任。刘斐十分赞成湖南和平起义,即刻动身前往武汉游说。


按照约定,1月22日,程潜在长沙和上海的报纸上公开表示,对中共“和平谈判八项条件”,除“惩办战犯”尚须商讨外,其余均可接受。陈明仁则继续唱“反共到底”的高调,安排保密局湖北站余克剑不断上报陈明仁“坚决反共”的言行。白崇禧果然上当,在未征得国防部批准的情况下,于2月急调陈明仁及下辖第一兵团15万人马驻防湖南,陈明仁兼任长沙警备司令,以防程潜发生“意外”。



图片
6. 三次挫败暗杀阴谋


程潜发表公开声明的同一天,傅作义在《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率所部25万守军陆续撤出市区。1月31日,解放军入城,北平和平解放。


在湖南,程潜大有步傅作义后尘之势,保密局湖南站却毫无作为。毛人凤心急如焚,于1949年2月解除了黄康永的站长职务,任命夏松为湖南站站长,要求他必要时可以使用逮捕、暗杀手段,坚决把湖南的和平势头打下去。


撤换站长是意料中的事,在湖南省工委的策划下,张严佛、黄康永早作了安排,湖南站许多人是黄提拔的,继续与张黄联系,为和平起义做一些事情。


蒋介石急眼了,严令毛人凤“不能让湖南再出一个傅作义”。夏松孤掌难鸣,毛人凤只得派遣保密局总部布置组副组长毛钟新先后三次来长沙,组织暗杀行动。


第一次是1月,目标是知名民主进步人士陈云章。中共湖南省工委将陈云章秘密保护起来,同时由黄康永出面,向毛钟新陈述暗杀将把长沙摇摆不定的人心推向“共匪”一边,毛钟新认为有理,遂停止了暗杀行动。


第二次是3月,目标是刺杀程潜身边的人。此计划很快被黄康永知晓并报告了程潜。程潜迅速加强了警卫,毛钟新无从下手,只得放弃。


第三次是5月,毛钟新又一次潜入长沙。张严佛安排其同乡、原军统老特务陈达在长沙乐陶旅社与其“偶遇”。毛钟新与陈达有深交,很快透露了此行的全部计划:会同夏松组建“湖南政局侦防组”,伺机暗杀程潜、程星龄、肖作霖、唐生明、张严佛等人,同时督促夏松部署长期潜伏工作。


很快,毛钟新收到了中共湖南省工委安排写的匿名信。信中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望先生悬崖勒马,不要做傻事,速速离开长沙,否则,当心先生脑袋不保。毛钟新读完此信,惊其阴谋已泄,再次仓皇而逃。



图片
7. 暗渡陈仓通电起义


1949年,解放军一路南下,摧枯拉朽,4月23日,南京解放。5月15日,困守武汉的白崇禧弃城南逃,率数十万兵马退守湘中、湘南一带,驻守衡阳。


白崇禧立即解除了程潜的兵权,李宗仁撤了程潜省长职务,逼其就任国民党考试院院长。任命一直“坚决反共”的陈明仁为湖南代理省长,并将一批桂系亲信放在关键位置上,四处抓捕地下党员和民主人士。


一时间,湖南逆流涌动。中央社会部吴克坚情报系统在长沙设置的周竹安电台,转为沟通毛泽东、周恩来与程潜联系的中央直属电台。周竹安电台对促进程潜、陈明仁下决心起义起了关键作用。根据余志宏的建议,程潜亲自签署了起义《备忘录》,表示接受中共中央关于和平解放的8项条件,通过我党地下交通秘密呈送给党中央、毛泽东主席。毛主席于7月4日批阅了《备忘录》,亲笔写了鼓励程潜和平起义的回信,托李明灏辗转送达程潜手中。


突然执掌湖南军政大权,站到对付程潜、镇压湖南和平运动的最前沿,陈明仁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张严佛建议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于是,陈明仁高喊反共口号,安排相关机构和人员频繁巡逻,不停拉响警报,制造高压气氛;暗里却配合程潜加快起义步伐,还安排人故意制造不同特务系统之间的矛盾。这些表面文章做得十分成功,丝毫没有引起蒋介石、白崇禧、毛人凤的怀疑。


1949年7月,解放大军兵临长沙城下。陈明仁及部队拒绝执行白崇禧的抵抗命令,程潜、陈明仁公开与解放军商谈起义、解放军入城等具体事宜。8月1日,程潜以个人名义发出和平通电,3日,与李明灏签订《长沙和平协定》,4日,程潜、陈明仁发表湖南“和平起义通电”,湖南和平解放终于实现。


主要参考文献:

《湖南和平解放的回顾》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长沙地下党若干情况》

《保密局湖南站始末》

《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等



END 
*本文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上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
下一页:潇湘八景:画卷里的美丽湖南